大同古镇

来源:遵义旅游在线 发布:2017年04月13日 作者:赤水技术站 人气:233

      

        沿赤水市城区逆水而上不出十公里,就会见到一条支流汇入赤水河,此河名唤大同河。在两河交汇处有绿洲,上面遍布白鹭,此地便是大同古镇的入口。

        在赤水河作为黔北重要交通枢纽的时代,大同古镇与沿河的其它古镇一样,曾经商贾云集人声鼎沸。不过随着陆路运输的改善,其他的古镇已经不复当年模样。而大同古镇在上世纪90年代才修通公路桥,新的集镇从古镇上方沿公路修建,所以她的风貌就一直停留在了当时,未曾改变。

       走在古镇的石板路上,很容易回想起黔北传统场镇当时的风貌。整个古镇呈线状沿大同河而建,青瓦木结构的房子为做生意而建成了临街铺面。古镇头尾的两座码头承载着物流功能。大同河上游的物品顺水而下来到古镇交易,这些乡间的特产再被顺流运往长江。

       由于长期的贸易以及人员往来,赤水河下游人们的风俗以及语言都与长江上游沿岸城市,别无二致。不过在这广大的传统商贸联姻区里,再也找不到如此安静怠缓的去处了。


古韵大同

古镇深深深几许

       赤水、盐道、商贾都伴随时间东流而去,在河畔留下的,是美酒,是盐道古韵。赤水河畔,丙安、复兴、大同三个古镇见证着当年盐道的繁华与兴衰。上百年来,它们都安静无言,倘若它们能语,赤水河哗哗的水声定是它们不分昼夜的讲述。

   如今,这些古镇没有过度的商业开发,没有凤凰古城的喧嚣,没有青岩古镇的繁华。丙安饱含军商历史的沧桑,复兴保存了一座完整的江西会馆,大同古街上流淌着无比的悠闲和静谧。


赤水:镇江王爷的河文化

       “水有龙则灵”,在人们心中,总把水和龙联系在一起。自古以来,每个行业都有各自信奉的神,所谓“百工技艺,各祠一神为祖”。以我的常识判断,赤水一带常年行船,应该信奉龙神。

       赤水河盐道兴起后,虽然历经整治,可仍然滩险水急、乱石穿空,时常有盐船触礁,造成船工、纤夫伤亡。赤水河上的船号子是这样唱的:“只为活命把船拉,抛了妻儿离了家……病了听天命,死了喂鱼虾?!?/strong>

正是行船风险大,早些年人们在赤水一带建起了龙王庙,以祈求神灵保佑行船安全。但是没多久,人们把目光转向了川江一带信奉的镇江王爷,导致龙王庙香火冷气而荒废。至今,已经很少有人知道赤水河岸的镇江王爷是何方神圣,但当地的人都称之为王爷庙。

       王爷庙香火鼎盛,道光仁怀直属同知陈熙晋在《之溪棹歌》注记道:“六月六,盐商、船户赛镇江王庙,香火最?!?/strong>

       赤水历史专家苏林富介绍,对龙的崇拜,相对于以农耕为主的地区稍显淡漠,由于山洪暴发,冲毁溪河上的桥梁,人们往往会认为是山中修行的蛟成龙后造成的,因此,当地所修的石拱桥下会悬挂一把宝剑,称之为“斩龙?!?。希望以后龙归海时,规规矩矩从桥下过,不要显一时之威危害百姓。

       后来,人们功利地把龙归与镇江王爷的管辖。此外,乾隆初年后,江西、湖广、福建等地的移民地在赤水河中下游定居下来,给当地带来的不同的庙宇文化。这些来自不同地区的庙宇成为了人们的同乡会馆,比如赤水最常见的万寿宫,就是江西会馆,供江西人集会和避难只用。南华宫则是广州会馆,禹王宫则是两湖会馆。

       会馆每年要进行祭祀活动,之后同乡们一起举行宴饮,共通商情,互相交流。通常,还有请戏班子来唱戏,称作是演戏酬神。平时,会馆还要承担接待同乡商旅,为其提供食宿,对确有困难者,提供一定经济支助,使其不至于流落异乡。

       当地人介绍,很多庙宇有个共同特征,就是都有一口井,井上有大大的铁锁链,上面挂着大铁锁。据说这是为了锁住龙,让洪水不再泛滥。

       因此,会馆成了赤水河中下游经济活跃的表现,加上其特殊的文化传统和宏伟的建筑结构,形成独特的会馆文化。但到了二十世纪20年代后,这些会馆被过往的军队强行征为营房,后来被改作学校、机关团体的用房,其庙产被地方政府统一充公,会馆文化开始没落。进入二十世纪80年代后,城市扩建改造、各地会馆建筑被拆除,能够劫后余生的会馆已经寥寥无几。

       在赤水的三大古镇中,生活得最悠闲的自然是大同古镇。大同与丙安和复兴不同,丙安、复兴的商店并无多少特色,大多是普通的杂货铺。

大同也是商业味不浓的古镇,没有满目琳琅的旅游产品,然而,沿街的茶馆、酒家,让人感觉到古朴而休闲。当然,这里的酒家就是专门喝酒的地方。这里喝的酒和沿线都差不多,有的叫“寡酒”,有的叫“寡单碗”。


古时候,播叙古驿道上骑马坐轿、肩挑背驮、背包撑伞之人络绎不绝,车马劳顿之时,看到大同古镇飘扬着大大的“酒”字,于是迫不及待地步入酒家,打个“寡单碗”,一口喝下。少许,四肢和软,精神大振。有点古装片里的杏花村感觉。

大同的酒家的设备很简单,一张柜台,一个酒坛,30来个酒碗,四种打酒的提子:1两、2两、8两(半斤),1斤(古时16两),几张桌子,板凳就足矣。

大同古镇,发轫于东汉,定名于北宋,鼎盛于晚清。与其他古镇相比,大同算是最为幸运的。因为太平军翼王石达开部认为这里进可攻、退可守,于是在大同住了14天。太平间在仁怀厅属地,烧了复兴、丙滩(现丙安)、猿猴等,唯独保留了大同。所以,相对其他古镇而言,大同古镇的建筑更加古朴,沿街古风迎面扑来。

       此外,大同沿袭了赤水河沿岸的会馆民俗,这里明清两代也修建了天后宫、禹王宫、万寿宫和镇江王爷庙。这些来自异乡的江西、湖广等地的商贾们,希望家乡的神来为他们的商务护航,保佑他们日进斗金。

走进大同,顿消都市的喧嚣和浮躁。在古街之外,满街的百货品和粉面馆等,让人有些心浮气躁,但进入古街,整个世界就安静了下来。整个古街避开了街面闹市,面对整日静静流淌的大同河?;?元钱在一家茶馆里点一碗虫茶下,坐在参天的古木下,凝视大同河静静流淌,人生就如此而已。

       大同人太爱静了,因此把闹和静划的界线分明。赶场天大家木门全开,迎接热闹繁华,货摊、商号、茶馆酒家人人忙碌,整条石板街拥挤不堪。集市一过,木门关闭杂闹,整个古街迅速安静下来。平日里那婉转的莺歌也叫“闹山雀”,松竹涛声叫做“山吵”,潺潺溪流说成“水吼”。因此,很多人说大同人对“静”的要求格外严格。

2008年,复旦大学中文系一位博导李明教授来大同旅游,选了一家庭旅社住了两个月,完成了20万字的长篇小说。留在这里的原因,就是因为这里太静了,便于思考,便于写作。

       静,说的环境,也是心境。大同很少高声大气说话,有人总结,大同人说话温声细语但无媚骨,据理争辩却无霸气。古镇的房子沿着一条套巷道,大多是一楼一底,独户进出。这里的人们有着一套自己的休闲方式, 极少看见有人三五成群打麻将。能看到的,是一位七旬老人独自仰卧在门口看武侠小说,一对年过半百的夫妇在家推牌九。实在是无趣了,就喝大碗茶,闭目养神。

在谈到古镇的发展时,也有人也会说道商业味不足、旅游人气不够旺,不能赚到很多的钱。转念一想,钱和大同人悠闲相比,真算不了什么东西。